Playism

Playism 玩主義 與過往的幾刊相比,「玩主義」似乎並不那麼直接明瞭。當我們想到「玩」這個字的時候,通常會覺得是屬於小孩子的天真遊戲。可拋開最直白的含義,「玩」所含括的事物多種多樣。它是一切你爲之熱愛並願意爲此付出時間與精力的東西。文學,攝影,電影,音樂,旅遊冒險……拋開世俗的枷鎖與限制,那些讓你即使七老八十也能繼續跳起來沒心沒肺的熱血,就是「玩」的定義。當然除此之外,「玩主義」也隱藏了它的一點小心思。那就是在現今這個追求快速閱讀與信息交換的時代,希望它看似簡單而有些模糊的定義能換來你駐足片刻的思考,深入地想想它的含義。哪怕是一個字,也有多重維度。 「玩主義」其實如同文學與寫作,它是每個人私人故事的載體和個人見解;然而當它出版成冊的那一刻,它就完完全全屬於讀到它的每一個人。希望它能帶給你一些樂趣。 曾潔 總編輯 Summer 2015

Nostalgism

Nostalgism 懷舊主義 。。。也忘了是在哪裡讀到,說是在未來某一天,你會發現,十八歲時你放一個屁,都是香的。那段叫做回不去的歲月,離得越遠,卻愈發讓人想念。如果說這般悠長入骨的情感可以稱為懷舊的話,幾年前的那個奇幻夏天更是讓懷舊這一情愫在我的回憶裡變得呼之欲出 。時光流轉回大學一年級的summer school,我因為論文的關係開始瘋狂蒐集關於David Bowie的一切,也由此打開了時光機的大門。網絡電波和耳機裡的浪潮將我擱淺在了四十多年前;暗湧,不安,與躁動,強烈的懷舊因子讓我一整個夏天都深陷在Bowie自身的魅力和七十年代的華麗搖滾中。。。 by 任雪竹 時間在消逝,事物在變遷,時光荏苒,記憶斑駁,當思念蕩然無存, 回憶已是奢望,遺忘的時光只能塵封於心底。 by 麥 鈺 任雪竹 總編輯 Summer 2015